当前位置 主页 > 韩国旅行保险 >

美国茶党候选人当选肯塔基州议员 震惊政坛(图)

2021-11-28 15:30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近日,47岁的眼科医生兰德·保罗成为美国政界的话题人物———此前,他名不见经传,几乎没有任何从政经验;然而,在美国中期选举中,他高票击败共和党大佬“钦定”的人选,成为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;随后,他的言论“离经叛道”,短短几天就引起激烈争议———这一切和美国社会日益崛起的茶党力量分不开。如果没有茶党,兰德的竞选只能算是一种堂吉诃德式的骑士精神,而绝谈不上成功。茶党不是一个政党,大部分是松散的民间组织;他们观点极端保守,反对大政府监管。如今茶党的风潮愈演愈烈,演变成影响主流政治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,兰德·保罗就是他们的代表。

  “这是对华盛顿政治常识的嘲弄。”美国媒体这种尖锐的评价是针对一个人———兰德·保罗。这位47岁的茶党人士在18日一举赢得美国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资格。他的获胜震惊了美国政坛,人们开始正视茶党的日益壮大,兰德·保罗也由于自己“另类”的言论而备受瞩目。

  对于支持者来说,兰德·保罗是一个英雄。但是对于大多数其他人来说———人甚至一些共和党人———兰德·保罗的言论无疑是非主流。

  就在兰德·保罗获得肯塔基州参议员候选人资格一天之后,他就由于自己的言论卷入了一场纷争。

  5月19日在参加一档名为“雷切尔·麦道节目”的访谈节目时,兰德·保罗表示政府不应该强制私营企业遵守1964年《民权法案》,这引起了一片哗然。1964年《民权法案》明文规定,在学校等公共场所的种族隔离和雇佣歧视是非法行为。

  兰德·保罗回答:“我不赞同任何形式的歧视。但是我想争论的关键在于提出一个问题是什么?我们是否应该限制那些我们痛恨的人的言论?我们是否应该禁止种族主义者发声?”

  这番话实在有点惊人,就连共和党的大佬们都开始跟他划清界限。随后,兰德·保罗不得不对此番言论做了澄清,他说:“我支持《民权法案》,我完全同意在公共场合禁止种族歧视,停止令人痛恨的种族隔离。”

  短短两天之后,就在《民权法案》争议余波未消之时,兰德·保罗在21日又一次成为话题人物———他抨击奥巴马要求英国石油公司对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买单的做法是“非美国式的”。

  保罗说:“我觉得他对于企业的批评听起来是非美国式的。我没听说英国石油公司说不付钱。我觉得这是一个推卸责任的社会,总要把错误归结到某人身上,而事实上有时候一切只是意外。”

  兰德这种极右的观点让很多人无法接受,肯塔基州参院候选人杰克·康韦说:“兰德·保罗认为私人公司可以做任何他们觉得合适的事情,而不需要监督和责任。他的这种观念相当深。”

  一,反对“大政府”。茶党人认为,要解决问题,靠政府不如靠个人。他们担心政府过多干预造成权力过度集中。

  三,延续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民间政治运动思潮。当年的情形与今天颇为相似———经济不景气,民间对政府政策存在诸多不满,谋求自下而上改变现状,重塑美国政治格局。

  自年初以来,茶党的活动风起云涌,影响力逐渐令人刮目相看,这从兰德·保罗的崛起经历就可见一斑。

  现年47岁的兰德职业是眼科医生。此前人们提起他,多半是由于他的父亲———得克萨斯州联邦众议员、保守派共和党人容恩·保罗。

  在这次竞选中,兰德的对手是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亲手挑选的竞选人特里·格雷森,他担任肯塔基州州务卿,从政经验丰富,代表共和党主流。

  格雷森的竞选策略沿袭固有方式,重点放在有影响力的地方名流身上。兰德则立足草根,奔走于各乡村俱乐部,推销反对“大政府”、反对增税的茶党理念。预选结果令人吃惊,兰德以超过23个百分点的巨大优势,轻松击败格雷森。

  美国佛罗里达州林恩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·沃森接受记者采访时,将茶党比喻成从阿拉丁神灯中召唤出的精灵,力量强大却有诸多变数。

  由于茶党从诞生时将矛头对准政府,最初共和党支持鼓励茶党的兴起。沃森说:“可一旦将精灵放出神灯,就很难再把它请回去了。现在,茶党也可能成为共和党的威胁。”一方面,有些茶党成员拒不听从共和党的领导。另一方面,他们把矛头对准所有人。沃森强调,对于华盛顿的老政客们,不论共和党,都不能再忽视茶党的兴起。

  《经济学人》杂志指出,对于共和党而言,茶党的兴起是把双刃剑:活跃的茶党为草根阶层反对“大政府”的运动注入活力和资金。但同时,它也可能把共和党推向远离主流政治的极右端。

  茶党在肯塔基州的胜利是否标志着它的政治前途一片光明?《华盛顿邮报》专栏作家E.J.Dionne Jr。提出了质疑。他强调:截至目前,茶党依然只是共和党内部的一支右翼运动的分支,从未扩大到共和党外部。因为党内预选只有注册的共和党选民才能投票,目前还很难知道其他政治阵营的选民对茶党是否买账。而茶党高举的反对大政府旗帜,也未必能被大多数美国人所接受。

  沃森教授也持有类似的观点,他认为茶党本身的问题是根深蒂固的:作为一个激进的保守派运动,它太过远离政治中轴线,比主流共和党更靠右。其次,茶党是因为对奥巴马总统的政策提出尖锐反对(如不满大政府)而备受关注,但除了反对,它并没有提出更新的建议。

  不论影响如何,这匹政治黑马的兴起至少说明一个问题:选民们对现状越来越不满,他们希望变革,但问题是何种变革?还要拭目以待。本报记者 谢来

  “茶党本身不是一个政治党派,而是代表了大多数沉默的美国人。我们已经厌倦了旧的政治。”茶党官方网络社区“茶党爱国者”的资深成员,唐·巴特菲尔德这样向记者解释他所理解茶党的定义。

  来自犹他州盐湖城的巴特菲尔德和妻子已在中国居住了3年,但他更关心的依然是美国政治。他认为奥巴马政府的核心价值观已经偏离了美国传统,“他在第一任期内就会成为跛脚鸭总统。”

  两天前他在社区论坛发表文章,建议全国统一减少税收。“唯一能让政客做正确事情的方法就是限制他们花钱。”论坛里讨论的其他热点话题还包括: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是否已经威胁到美国人现有的医保?愈演愈烈的移民争议该如何解决?除了网上讨论,不同地区的茶党还通过网上社区组织实地集会游行。

  巴特菲尔德并不认为自己属于共和党阵营,“茶党不支持任何政治党派,我们只支持和大多数美国人持同样价值观的候选人,不管他来自哪个党派”。他相信,茶党必将给中期选举带来重大影响,“不会再继续维持现状了,人们将听到我们的声音”。

  1773年严冬,一群打扮成印第安人模样的“波士顿茶党”将东印度公司的342箱茶叶全部倒入波士顿港,从而拉开了美国独立战争的序幕。

  但茶党并未就此湮没在美国历史中。每当出现对政府征税过高的不满情绪时,它就会现身。上世纪90年代,每到4月15日美国个税申报截止日,都有人举着“茶党”牌子抗议。

  奥巴马上任后,为应对经济危机,大刀阔斧出手救市,这更引发了一些人对政府过多干预经济和加剧赤字的担忧。去年初,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拉穆塞在节目中抨击奥巴马动用巨资拯救房奴,谈得兴起时他挥动着茶包说:“是时候成立茶党了。”

  原本“名嘴”只是随口一说,被各大网站转载后迅速引发共鸣。不到24小时,几个茶党网站相继发出号召。2月27日,全美40个城市发起了“茶党抗议活动”,示威者打出“TEA”标语,意思既是“茶叶”,也是“税已经征够了”的英文缩写。从此茶党以互联网为据点,在全美铺开网络。 (来源:新京报)

  沈阳男子曾令军在这不足20平方米的厕所小家生活了五年,还娶了媳妇,生了大胖儿子……

  • 最热文章